2018

11/09

02:30

来源:
网信天津

微信

新浪

【网信文化】近代街巷之英国租界 Streets Built In Modern Times:British Concession

  【《老街巷》封面】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英国侵略者用坚船利炮打破了清政府沉睡多年的壁垒,中国从此进入了命运多舛的时代。在《南京条约》签订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东西方列强在中国的通商口岸先后开辟了近三十处租界,成为了外国侨民居留、贸易的“国中之国”。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以后,天津被迫开为通商口岸,英、美、法三国率先胁迫清政府将海河西岸的紫竹林一带划为租界,从此拉开了天津近代历史的序幕。此后历经中日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天津最终形成了九国租界的态势,总面积达15.57平方千米,对天津的历史、文化、城市规划与建设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19世纪末的利顺德饭店】

  天津英租界由原订租界及三次扩张租界组成,基本相当于今天东至海河,南沿马场道至佟楼,西至西康路,北至营口道所围成的4.1平方千米的区域。英租界是近代天津九国租界中占地面积最大、存续时间最长、人口最多、管理体系最为发达、规划建设最为完善的一个。它的规章制度和经营管理模式不仅为各国租界所效仿,而且为租界以外地区的城市管理提供了范例。1860年天津开埠之后,额尔金勋爵之弟卜鲁斯依据中英《续增条约》和《天津条约》,于该年年末照会直隶总督和恭亲王,要求在天津城东南方向的紫竹林至下园地一带设立租界,这便是英租界的原订租界。

  【维多利亚路与惠罗公司】

  英、法租界划定以后,天津地方官员在紫竹林一带搭盖浮桥,设立公所,以实现“人船并聚,中外界清”。不过,这一举措非但未能如愿,反而在客观上为洋商货船的装卸与交易提供了时间和空间上的便利,而且直接决定了租界市政建设的方向和步骤。从修筑租界河坝码头开始,英租界便将其紧临海河运输通道的区位优势发挥到极致,逐渐形成了近代天津对外贸易的窗口和基地。租界的繁荣和拓展也进一步带动了近代天津城市中心的转移,传统的三岔河口核心商贸区的地位慢慢被租界取代,从而奠定了天津城市区域沿海河向东南方向发展的基本格局。

  【英国驻津总领事馆旧址】

  在原订租界范围内,今天和平区内的台儿庄路、营口道、大同道、大连道、太原道、泰安道、彰德道以及解放北路是英租界最早规划并建设的道路。不过,这些道路当时大多仅标以序号,并没有专门的名称。台儿庄路最初是海河西岸一条宽阔的河坝大堤,1945年,国民政府为纪念台儿庄战役的胜利而称其为“台儿庄路”,直到今天。营口道是英、法租界最早的一段界线,19世纪末被称为“宝士徒道”。与之平行的大同道,因19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英国驻津领事馆而得名“领事道”。天津早期四大洋行之一的怡和洋行位于河坝大堤与今天大连道的交会处,大连道也因此被称为“怡和道”。

  【咪哆士道(今泰安道)与马场道(今浙江路)交会处】

  从西北向东南方向延伸、连通法国与美国两租界的中街是英租界中最重要的街巷。中街因位于英租界原订租界的纵向中轴而得名,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又称“维多利亚路”。1946年,国民政府以蒋介石的名字命名为“中正路”。1953年,为纪念天津解放而更名为“解放北路”,并沿用至今。天津开埠二十年,中街云集了诸如太古、高林、仁记、世昌、新泰兴、密妥士等众多世界知名的洋行、公司,而英国传教士殷森德创办的利顺德饭店和英租界工部局大楼戈登堂又堪称中街的地标性建筑。进入20世纪,异军突起的银行业开始扮演维多利亚路最重要的角色,并使之逐渐成为北方金融中心,中街也被誉为“东方华尔街”。

  【乡谊俱乐部】

  除了维多利亚路以外,19世纪末的英租界还诞生了一条重要的街巷——马场道。1886年,英租界董事长德璀琳通过直隶总督李鸿章的关系取得了佟楼以南养性园的大片土地,以筹建新赛马场。与此同时,德璀琳从墙子河的德门,也就是俗称的“小营门”,向西南方向修筑了一条通往赛马场的道路:这便是后来著名的马场道。因为英商赛马会的所在地不属于英租界,所以马场道由中国警察站岗。进入民国以后,借助军阀混战的动荡,英商开始贿赂当局,并最终将站岗的中国警察换成了英租界的巡捕,赛马场及马场道沿线也就变成了英国人的控制区域,直到1925年正式成为了英租界的一部分。

  【戈登路(今属湖北路)上的新合众会堂】

  位于利顺德饭店东南侧的咪哆士道是英租界扩充界中一条重要的道路。它东起河坝道,西至墙子河,路两侧多为二至三层的西式楼房。咪哆士是英租界董事会的董事,密妥士洋行的经理。1946年,国民政府将其定名为“泰安道”。昔日宣扬英国国教的安立甘教堂的旧址如今依然静静地矗立在泰安道的路旁。当年,这里是在津英侨做礼拜的场所,在历史上又有“天津英国教会”之称。开滦矿务总局大楼是咪哆士道最宏伟的建筑,由英商通和公司设计,20世纪上半叶天津四大标志性建筑之一,曾作为中共天津市委办公大楼,直到2010年4月。

  【解放北路怡和洋行旧址】

  英租界推广界位于墙子河以外,也就是今天由南京路、马场道、西康路和营口道合围而成的区域。这片区域又以今天的成都道为界,分为东南和西北两部分,而东南侧就是著名的“五大道”地区。所谓“五大道”,实际上是指以成都道、重庆道、大理道、睦南道和马场道这五条大道为代表,总共包括二十二条道路的一片区域,总面积达1.28平方千米。20世纪二三十年代,由于战乱频仍,社会动荡,相对稳定而又享有治外法权的租界便成了富商、权贵的避风港,众多下野政客、落败军阀、前清遗老遗少以及买办、豪绅纷纷涌进“五大道”置地建房。一时间,一幢幢风格迥异、豪华气派的小洋楼拔地而起,成就了一片别样的风景。

  【安立甘教堂旧址】

 

【网信文化】近代街巷之英国租界 Streets Built In Modern Times:British Concession

2018 14:30来源:网信天津

  【《老街巷》封面】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英国侵略者用坚船利炮打破了清政府沉睡多年的壁垒,中国从此进入了命运多舛的时代。在《南京条约》签订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东西方列强在中国的通商口岸先后开辟了近三十处租界,成为了外国侨民居留、贸易的“国中之国”。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以后,天津被迫开为通商口岸,英、美、法三国率先胁迫清政府将海河西岸的紫竹林一带划为租界,从此拉开了天津近代历史的序幕。此后历经中日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天津最终形成了九国租界的态势,总面积达15.57平方千米,对天津的历史、文化、城市规划与建设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19世纪末的利顺德饭店】

  天津英租界由原订租界及三次扩张租界组成,基本相当于今天东至海河,南沿马场道至佟楼,西至西康路,北至营口道所围成的4.1平方千米的区域。英租界是近代天津九国租界中占地面积最大、存续时间最长、人口最多、管理体系最为发达、规划建设最为完善的一个。它的规章制度和经营管理模式不仅为各国租界所效仿,而且为租界以外地区的城市管理提供了范例。1860年天津开埠之后,额尔金勋爵之弟卜鲁斯依据中英《续增条约》和《天津条约》,于该年年末照会直隶总督和恭亲王,要求在天津城东南方向的紫竹林至下园地一带设立租界,这便是英租界的原订租界。

  【维多利亚路与惠罗公司】

  英、法租界划定以后,天津地方官员在紫竹林一带搭盖浮桥,设立公所,以实现“人船并聚,中外界清”。不过,这一举措非但未能如愿,反而在客观上为洋商货船的装卸与交易提供了时间和空间上的便利,而且直接决定了租界市政建设的方向和步骤。从修筑租界河坝码头开始,英租界便将其紧临海河运输通道的区位优势发挥到极致,逐渐形成了近代天津对外贸易的窗口和基地。租界的繁荣和拓展也进一步带动了近代天津城市中心的转移,传统的三岔河口核心商贸区的地位慢慢被租界取代,从而奠定了天津城市区域沿海河向东南方向发展的基本格局。

  【英国驻津总领事馆旧址】

  在原订租界范围内,今天和平区内的台儿庄路、营口道、大同道、大连道、太原道、泰安道、彰德道以及解放北路是英租界最早规划并建设的道路。不过,这些道路当时大多仅标以序号,并没有专门的名称。台儿庄路最初是海河西岸一条宽阔的河坝大堤,1945年,国民政府为纪念台儿庄战役的胜利而称其为“台儿庄路”,直到今天。营口道是英、法租界最早的一段界线,19世纪末被称为“宝士徒道”。与之平行的大同道,因19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英国驻津领事馆而得名“领事道”。天津早期四大洋行之一的怡和洋行位于河坝大堤与今天大连道的交会处,大连道也因此被称为“怡和道”。

  【咪哆士道(今泰安道)与马场道(今浙江路)交会处】

  从西北向东南方向延伸、连通法国与美国两租界的中街是英租界中最重要的街巷。中街因位于英租界原订租界的纵向中轴而得名,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又称“维多利亚路”。1946年,国民政府以蒋介石的名字命名为“中正路”。1953年,为纪念天津解放而更名为“解放北路”,并沿用至今。天津开埠二十年,中街云集了诸如太古、高林、仁记、世昌、新泰兴、密妥士等众多世界知名的洋行、公司,而英国传教士殷森德创办的利顺德饭店和英租界工部局大楼戈登堂又堪称中街的地标性建筑。进入20世纪,异军突起的银行业开始扮演维多利亚路最重要的角色,并使之逐渐成为北方金融中心,中街也被誉为“东方华尔街”。

  【乡谊俱乐部】

  除了维多利亚路以外,19世纪末的英租界还诞生了一条重要的街巷——马场道。1886年,英租界董事长德璀琳通过直隶总督李鸿章的关系取得了佟楼以南养性园的大片土地,以筹建新赛马场。与此同时,德璀琳从墙子河的德门,也就是俗称的“小营门”,向西南方向修筑了一条通往赛马场的道路:这便是后来著名的马场道。因为英商赛马会的所在地不属于英租界,所以马场道由中国警察站岗。进入民国以后,借助军阀混战的动荡,英商开始贿赂当局,并最终将站岗的中国警察换成了英租界的巡捕,赛马场及马场道沿线也就变成了英国人的控制区域,直到1925年正式成为了英租界的一部分。

  【戈登路(今属湖北路)上的新合众会堂】

  位于利顺德饭店东南侧的咪哆士道是英租界扩充界中一条重要的道路。它东起河坝道,西至墙子河,路两侧多为二至三层的西式楼房。咪哆士是英租界董事会的董事,密妥士洋行的经理。1946年,国民政府将其定名为“泰安道”。昔日宣扬英国国教的安立甘教堂的旧址如今依然静静地矗立在泰安道的路旁。当年,这里是在津英侨做礼拜的场所,在历史上又有“天津英国教会”之称。开滦矿务总局大楼是咪哆士道最宏伟的建筑,由英商通和公司设计,20世纪上半叶天津四大标志性建筑之一,曾作为中共天津市委办公大楼,直到2010年4月。

  【解放北路怡和洋行旧址】

  英租界推广界位于墙子河以外,也就是今天由南京路、马场道、西康路和营口道合围而成的区域。这片区域又以今天的成都道为界,分为东南和西北两部分,而东南侧就是著名的“五大道”地区。所谓“五大道”,实际上是指以成都道、重庆道、大理道、睦南道和马场道这五条大道为代表,总共包括二十二条道路的一片区域,总面积达1.28平方千米。20世纪二三十年代,由于战乱频仍,社会动荡,相对稳定而又享有治外法权的租界便成了富商、权贵的避风港,众多下野政客、落败军阀、前清遗老遗少以及买办、豪绅纷纷涌进“五大道”置地建房。一时间,一幢幢风格迥异、豪华气派的小洋楼拔地而起,成就了一片别样的风景。

  【安立甘教堂旧址】

 

为你推荐

【网信文化】近代街巷之法国租界 Stree

《北京条约》签订以后,英、法两国随即在天津城东南方向的紫竹林一带划出一片区域作为租界。不久,法国使馆参赞哥士耆赶到天津,确定了法租界的范围:东、北两面毗邻海河……

【中国好网民·天津】河西区“好网民

11月13日下午,“好网民·青年说——见证改革开放40年河西人新面貌”首场活动在天津财经大学举办。

【指尖上的大运河文化带·天津】运河、

天津古代城市的起源和发展与运河、漕运密切相关。天津素有“运河载来的城市”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