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12/07

02:40

来源:
网信天津

微信

新浪

【网信文化】近代街巷之日本租界Streets Built In Modern Times:Japanese Concession

  【《老街巷》封面】

  1896年10月,甲午战争中失败的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中日通商口岸日本租界专条四款》,其中第三款规定:“中国政府亦允,一经日本政府咨请,即在上海、天津、厦门、汉口等处设立日本专管租界。”此后,日本先后在杭州、苏州、汉口、沙市、天津、厦门、福州、重庆等地设立租界,而天津日租界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最为成熟而且繁荣。1898年8月29日,日本驻津领事郑永昌同天津海关道李岷琛签订了《天津日本租界条款》和《另立文凭》,具体划定了专管租界和预备租界的范围,大致相当于今天东北至海河,西北至多伦道,东南至沈阳道,南至南京路的范围。

  【旭街(今和平路)的标志性建筑——加藤洋行与中原公司】

  在九国租界中,日租界是最接近三岔河口、东门外等天津传统商贸中心的;这就为近代天津从“二元并立”向“全面融合”提供了一条便捷的通道。因地处华界与租界之间,所以日租界当局首先考虑设计更多的横向道路来加强两者之间的联系,海河岸边的溜米厂大街和海大道便成了改造的重点,并最终形成了山口街(今属张自忠路)和旭街(今属和平路)。驻津领事郑永昌还设计了秋山街(今锦州道)、松岛街(今哈密道)、宫岛街(今鞍山道)、福岛街(今多伦道)、寿街(今兴安路)、荣街(今属新华路)和花园街(今山东路)纵横七条道路,形成了日租界最早规划的区域。

  【肃穆的旭街】

  依托海大道改造而成的7号路旭街和随即修筑的北旭街是日租界最繁华的道路,两侧商铺、洋行、旅店、餐馆鳞次栉比,被日本人称作“天津的银座”。1908年,从北大关,经北马路、东马路,贯穿旭街,最后进入法租界的“黄牌”“蓝牌”电车相继通车,有效地沟通了华界与租界之间的联系,并且为日本控制过境贸易以及最大限度争取经济活动主动权发挥了重要作用。1943年,日伪政府将法租界杜总领事路与旭街接顺,统称为“兴亚三区21号路”。抗战胜利后改称“罗斯福路”,1953年定名为“和平路”。1980年,和平路开始禁行货运机动车和人力车,并且设立了隔离护栏。

  【墙子河畔的武德殿】

  北旭街毗邻南市,是租界与华界联系最为紧密的区域,因此备受心怀叵测的日本人的关注。建设之初,日本总领事伊集院彦吉就为北旭街的发展制定了多种优惠政策,而与日本人关系亲密的方若则在北旭街的建设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方若及其日籍妻子汤小豹、妹夫郑杏村、亲家丁士源垄断了日租界内除日本人直属以外的所有地皮和房屋的所有权,从中谋取了巨大的利益。北旭街拥有天津南帮金店“三鼎甲”的物华、恒利、天宝楼,祥顺合、生春阳、桂顺斋等食品店,文茂号、祥记号、大星号等洋广杂货店;瑞兴隆、瑞和隆两家唱机唱盘商行又被称为“小百代公司”。

  【日租界旭街】

  在旭街与福岛街的交会处,耸立着一座日租界内最高的建筑,这便是天津中原公司。1925年,上海先施公司前高级职员林寿田、黄文谦与旅日商人林紫垣北上,低价购得旭街土地,筹建中原公司。1927年,60多米高的大楼竣工;登上尖塔,可以俯瞰全市风景。1928年元旦,中原公司正式开业,以专营高档货品而闻名华北,盛极一时。九一八事变后,反日爱国运动高涨,以日货为主的中原公司由此变得十分冷清,于是又在福煦将军路(今属滨江道)设立分店,以平衡总店的生意。1940年,中原公司发生毁灭性火灾,名存实亡。天津解放后,中原公司成为了天津百货大楼,分店则更名为“新中原公司”,到1988年,又成为了华联商厦中原公司。

  【建筑规整的曙街(今嫩江路)】

  如果说旭街是日租界商业繁荣的所在,那么宫岛街就是日租界政治和公共服务的中心。日本驻津总领事馆、日租界警察署、大和公园、日本商业学校、慈惠医院等机构均设在这条街上。宫岛街之名来源于“日本三景”之中的广岛县廿日市市的宫岛(或称“严岛”),而宫岛街跨过住吉街(今属南京路)的部分则称“西宫岛街”。1946年,国民政府将两路接顺,统称为“迪化道”,1953年定名为“鞍山道”。在宫岛街与花园街(今山东路)交会处的西侧坐落着日租界的实际控制者——日本驻津总领事馆。它是日本在华北势力的中枢,在日本侵华活动中也曾扮演重要的角色。

  【寿街(今兴安路)与宫岛街(今鞍山道)交会处】

  福岛街是日租界与南市交界处的一条干道。起初,它被规划为与旭街一样的宽度,但在后来的实际建设中改成了现在较窄的样子。福岛街因日本福岛县而得名,抗战胜利以后更名为“多伦道”,直到今天。在福岛街与荣街(今属新华路)交会处的东侧曾有一个不大的院落,院内就是臭名昭著的日本宪兵总部。与宪兵总部隔街相望的,便是日租界的自治机构居留民团的办公地——日本公会堂。不同于英、法租界董事会加工部局的运行模式,日租界曾先后设立大日本租界局和居留民团以管理租界内的日常事务,而他们背后的实际控制者则是日本驻津总领事馆,甚至是日本外务省。

  【邻近吾妻街(今佳木斯道)街口的旭街】

  位于日租界西南端的海光寺曾是天津机器西局的所在地。1900年7月9日,一千余名日军攻占了海光寺,洗劫了寺中的文物,并将其付之一炬。《辛丑条约》签订后,天津海光寺兵营设为驻屯军司令部,从此成为了日本侵略华北并妄想灭亡中国的军事大本营。海光寺兵营为沿街修建的二层成排建筑,楼顶设有炮楼,楼下建有地下室,各楼之间均有地道相连通。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继续在海光寺驻兵。天津解放以后,兵营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军医学院,后又改为第二五九医院,现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七二医院的所在地。

  【旭街上的有轨电车】

 

【网信文化】近代街巷之日本租界Streets Built In Modern Times:Japanese Concession

2018 14:40来源:网信天津

  【《老街巷》封面】

  1896年10月,甲午战争中失败的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中日通商口岸日本租界专条四款》,其中第三款规定:“中国政府亦允,一经日本政府咨请,即在上海、天津、厦门、汉口等处设立日本专管租界。”此后,日本先后在杭州、苏州、汉口、沙市、天津、厦门、福州、重庆等地设立租界,而天津日租界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最为成熟而且繁荣。1898年8月29日,日本驻津领事郑永昌同天津海关道李岷琛签订了《天津日本租界条款》和《另立文凭》,具体划定了专管租界和预备租界的范围,大致相当于今天东北至海河,西北至多伦道,东南至沈阳道,南至南京路的范围。

  【旭街(今和平路)的标志性建筑——加藤洋行与中原公司】

  在九国租界中,日租界是最接近三岔河口、东门外等天津传统商贸中心的;这就为近代天津从“二元并立”向“全面融合”提供了一条便捷的通道。因地处华界与租界之间,所以日租界当局首先考虑设计更多的横向道路来加强两者之间的联系,海河岸边的溜米厂大街和海大道便成了改造的重点,并最终形成了山口街(今属张自忠路)和旭街(今属和平路)。驻津领事郑永昌还设计了秋山街(今锦州道)、松岛街(今哈密道)、宫岛街(今鞍山道)、福岛街(今多伦道)、寿街(今兴安路)、荣街(今属新华路)和花园街(今山东路)纵横七条道路,形成了日租界最早规划的区域。

  【肃穆的旭街】

  依托海大道改造而成的7号路旭街和随即修筑的北旭街是日租界最繁华的道路,两侧商铺、洋行、旅店、餐馆鳞次栉比,被日本人称作“天津的银座”。1908年,从北大关,经北马路、东马路,贯穿旭街,最后进入法租界的“黄牌”“蓝牌”电车相继通车,有效地沟通了华界与租界之间的联系,并且为日本控制过境贸易以及最大限度争取经济活动主动权发挥了重要作用。1943年,日伪政府将法租界杜总领事路与旭街接顺,统称为“兴亚三区21号路”。抗战胜利后改称“罗斯福路”,1953年定名为“和平路”。1980年,和平路开始禁行货运机动车和人力车,并且设立了隔离护栏。

  【墙子河畔的武德殿】

  北旭街毗邻南市,是租界与华界联系最为紧密的区域,因此备受心怀叵测的日本人的关注。建设之初,日本总领事伊集院彦吉就为北旭街的发展制定了多种优惠政策,而与日本人关系亲密的方若则在北旭街的建设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方若及其日籍妻子汤小豹、妹夫郑杏村、亲家丁士源垄断了日租界内除日本人直属以外的所有地皮和房屋的所有权,从中谋取了巨大的利益。北旭街拥有天津南帮金店“三鼎甲”的物华、恒利、天宝楼,祥顺合、生春阳、桂顺斋等食品店,文茂号、祥记号、大星号等洋广杂货店;瑞兴隆、瑞和隆两家唱机唱盘商行又被称为“小百代公司”。

  【日租界旭街】

  在旭街与福岛街的交会处,耸立着一座日租界内最高的建筑,这便是天津中原公司。1925年,上海先施公司前高级职员林寿田、黄文谦与旅日商人林紫垣北上,低价购得旭街土地,筹建中原公司。1927年,60多米高的大楼竣工;登上尖塔,可以俯瞰全市风景。1928年元旦,中原公司正式开业,以专营高档货品而闻名华北,盛极一时。九一八事变后,反日爱国运动高涨,以日货为主的中原公司由此变得十分冷清,于是又在福煦将军路(今属滨江道)设立分店,以平衡总店的生意。1940年,中原公司发生毁灭性火灾,名存实亡。天津解放后,中原公司成为了天津百货大楼,分店则更名为“新中原公司”,到1988年,又成为了华联商厦中原公司。

  【建筑规整的曙街(今嫩江路)】

  如果说旭街是日租界商业繁荣的所在,那么宫岛街就是日租界政治和公共服务的中心。日本驻津总领事馆、日租界警察署、大和公园、日本商业学校、慈惠医院等机构均设在这条街上。宫岛街之名来源于“日本三景”之中的广岛县廿日市市的宫岛(或称“严岛”),而宫岛街跨过住吉街(今属南京路)的部分则称“西宫岛街”。1946年,国民政府将两路接顺,统称为“迪化道”,1953年定名为“鞍山道”。在宫岛街与花园街(今山东路)交会处的西侧坐落着日租界的实际控制者——日本驻津总领事馆。它是日本在华北势力的中枢,在日本侵华活动中也曾扮演重要的角色。

  【寿街(今兴安路)与宫岛街(今鞍山道)交会处】

  福岛街是日租界与南市交界处的一条干道。起初,它被规划为与旭街一样的宽度,但在后来的实际建设中改成了现在较窄的样子。福岛街因日本福岛县而得名,抗战胜利以后更名为“多伦道”,直到今天。在福岛街与荣街(今属新华路)交会处的东侧曾有一个不大的院落,院内就是臭名昭著的日本宪兵总部。与宪兵总部隔街相望的,便是日租界的自治机构居留民团的办公地——日本公会堂。不同于英、法租界董事会加工部局的运行模式,日租界曾先后设立大日本租界局和居留民团以管理租界内的日常事务,而他们背后的实际控制者则是日本驻津总领事馆,甚至是日本外务省。

  【邻近吾妻街(今佳木斯道)街口的旭街】

  位于日租界西南端的海光寺曾是天津机器西局的所在地。1900年7月9日,一千余名日军攻占了海光寺,洗劫了寺中的文物,并将其付之一炬。《辛丑条约》签订后,天津海光寺兵营设为驻屯军司令部,从此成为了日本侵略华北并妄想灭亡中国的军事大本营。海光寺兵营为沿街修建的二层成排建筑,楼顶设有炮楼,楼下建有地下室,各楼之间均有地道相连通。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继续在海光寺驻兵。天津解放以后,兵营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军医学院,后又改为第二五九医院,现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液病医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七二医院的所在地。

  【旭街上的有轨电车】

 

为你推荐

【网信文化】天津老字号——天津杨柳青

杨柳青年画是中国著名的民间木版年画,它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产量丰富,制作精细,在中国民间年画中颇具代表性。

【津城暖一度】一封寄往841路 迟来的感

“我70岁了,本来就有晕车的困扰,那天乘车时正处于早高峰,车上非常拥挤,我突然觉得身体不适,周师傅察觉后,对我非常照顾,打开车窗让我通风,不仅如此……

【网信文化】天津老字号——达仁堂 Tia

达仁堂源于有着三百年历史的“乐家老药铺”,它是由乐氏第十二代传人乐达仁先生创办的。1915年,达仁堂兴建了厂房,改变了传统中药行业前店后厂作坊式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