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12/28

02:33

来源:
网信天津

微信

新浪

【网信文化】画报中的电影百年 Century-old Filmdom in Pictorial

      今天,2018年12月28日,中国电影诞辰113周年。夏衍的孙女沈芸女士编纂的“老上海电影画报”系列丛书由天津古籍出版社陆续出版,本文即为该丛书的序言(成稿于2014年,此处略有删减)。
 
 
 
【“老上海电影画报”系列丛书】
 
      电影,这一著名的第七艺术,即将走完它百年华诞之后的第一个十年……这十年间,它经历了从胶片到数字的华丽转身,同时又不断地面临着来自新媒体的冲击,这条道路艰难而富有挑战。2012年柯达公司的破产是极具标志性的,这说明电影在科技的层面已经“死亡”,目前一息尚存的是它在文化、消费及寓教上的剩余价值。众所周知,这门艺术的最后创作是在电影院里完成的,当今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观看视频的方式来打破“黑匣子”的限制时,也就意味着移动终端时代终于到来了!
 
 
 
【周璇《狂欢之夜》剧照】
 
      未来的电影院将最大限度地成为一种高端视听体验场所,而作为内容产业本身则会更多地依赖于新媒体。在此先决条件下,基本可以大胆地断言,电影是完整属于上一个世纪的。因此,悲观地说,电影是“我们唯一能看得到生辰,算得出死期的艺术”。当然,电影在一百年以来所创造的视听叙事方法是宝贵的,不仅会“延续下去,还会弥漫开来”。电影涅槃后的重生,一定不是靠自我独立完成的,而是要融入到其他媒体的多重组合之中。
 
 
【金山《狂欢之夜》剧照】
 
      回顾20世纪,1905年是中国电影有记录的诞生日,前展到电影放映传入中国,后延至中国电影工业的完善、成熟,其步调与世界几乎同行,前后节奏不差十年。在此期间,中国电影业分别创造并完成了20世纪30年代、50年代和80年代三次辉煌。过去我们常常认为,评判任何一次电影运动的起伏,话语权一定是掌握在学者和史家手中的;但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电影进程中的每一步都离不开与受众的互动,甚至后者在某一时刻会起到推动性的作用。电影从来都不是单向度的,它喧嚣而不孤独,即便是沾染上娱乐圈的浮华,也不会去做一个苦思的独行者,这是其特性使然……
 
【《电影月报》创刊号封面】
 
      1949年之前,中国电影经历了一段市场化程度很高的时期,产业得到了最充分、最舒展、最蓬勃的发展。以老上海为例,广大受众积极地参与到电影业的建构当中,成为了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产业链在拥趸、粉丝们的热烈追捧下获得了极大的丰富,其中一种重要的副产品就是电影杂志和画报。纸媒在电影的胶片之外建立起了另一个世界,创造了另一种文化形态。一方面与电影工业共生共荣,相互影响渗透;另一方面手牵两头,在电影与受众之间建立起沟通的媒介和桥梁。因此,在我们今天回顾和研究电影的历史时,我们可以幸运地在两条途径里去寻找:影像里的电影和纸媒中的电影。
 
【《电声》第八卷第十期封面】
 
      在中国电影史浩瀚的研究成果中,我们常常会困惑于视野中的盲点,也会欣喜于再现的绿洲,这一五味杂陈的体会贯穿在我从2002年开始的《中国电影产业史》三年的写作过程中。“产业史”在十几年前是个新课题,所要面对的史料既需要重新梳理,又需要再度挖掘,困难重重。过后的某个春天,我在上海图书馆查阅到《电声》杂志,从1932年到1941年年底,出版了整整十年,当时如获至宝的心情不亚于写作当中的任何一次新发现。我在书中许多涉及电影史中人和事的结论都能从《电声》中得到进一步的认证,我的成就感又一次印证了胡适的那句名言:“大胆地设想,小心地求证。”
 
 【《联华画报》第八卷第四期《壮志凌云》】
 
      这部“纸媒中的电影”是一座“富矿”,取之不绝,不仅是产业、市场方面,而且对于电影史研究中尚属空白的娱乐史、技术史、教育史、交流史都是不可或缺的一手资料。刊物的创办人林泽苍,编辑梁心玺、范寄病,虽早已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但他们把对电影的理解和态度留在了《电声》里。在他们的办刊信仰里,电影是文化的,是专业的,同时也是娱乐的、消费的;他们与时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却鲜明地高举着业界良心的大旗。现在,大家都爱说“民国范儿”,到底是什么?见仁见智。要让我推荐老上海电影画报里的“民国”,《电声》始终都是不可多得的。

 
【《新华画报》第四年第一期】
 
      1921年,顾肯夫、陆洁、张光宇编辑的《影戏杂志》在上海创刊。陆洁首次将“director”译成“导演”,开一代之先河。随后,“story”被译成“故事本事”,“star”被译成“明星”……对于我这样一个从18岁起就进入电影学院,在几千部电影里泡大的人来说,“导演中心制”始终都是最值得推崇的。这里面既有专业层面的认知,也有对大师崇拜的情结。有鉴于此,我倍加珍视《影戏杂志》,更是记住了早已被边缘化的陆洁,他留下的《陆洁日记》不仅讲述了自己从《影戏杂志》到“大中华百合”“联华”“文华”的从影史,而且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以前中国电影产业的真实写照。
 
 
【韩兰根、刘继群《桃源春梦》剧照】
 
      由于本人的专长和偏好,1949年以前在上海成立的几大电影公司是我关注的重点。一般来说,当时稍具规模的制片公司都会出版自己的特刊,这些带有商业宣传性质的特刊构成了老上海电影画报的一大类。这类刊物的学术价值虽然有限,但观赏度很高,而且对于了解每家公司的影片、明星、导演以及宣传策略都颇具资料性的作用。因此,本丛书特别挑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明星特刊》《明星月报》《联华画报》和《新华画报》。以上就是这部“老上海电影画报”系列丛书的大致内容。我想,对于20世纪上半叶的上海以及曾经辉煌的电影业,《老上海电影画报》都是一份值得留存的记忆。
 
 
 【《新华画报》第一年第四期封面】
 

【网信文化】画报中的电影百年 Century-old Filmdom in Pictorial

2018 14:33来源:网信天津

      今天,2018年12月28日,中国电影诞辰113周年。夏衍的孙女沈芸女士编纂的“老上海电影画报”系列丛书由天津古籍出版社陆续出版,本文即为该丛书的序言(成稿于2014年,此处略有删减)。
 
 
 
【“老上海电影画报”系列丛书】
 
      电影,这一著名的第七艺术,即将走完它百年华诞之后的第一个十年……这十年间,它经历了从胶片到数字的华丽转身,同时又不断地面临着来自新媒体的冲击,这条道路艰难而富有挑战。2012年柯达公司的破产是极具标志性的,这说明电影在科技的层面已经“死亡”,目前一息尚存的是它在文化、消费及寓教上的剩余价值。众所周知,这门艺术的最后创作是在电影院里完成的,当今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观看视频的方式来打破“黑匣子”的限制时,也就意味着移动终端时代终于到来了!
 
 
 
【周璇《狂欢之夜》剧照】
 
      未来的电影院将最大限度地成为一种高端视听体验场所,而作为内容产业本身则会更多地依赖于新媒体。在此先决条件下,基本可以大胆地断言,电影是完整属于上一个世纪的。因此,悲观地说,电影是“我们唯一能看得到生辰,算得出死期的艺术”。当然,电影在一百年以来所创造的视听叙事方法是宝贵的,不仅会“延续下去,还会弥漫开来”。电影涅槃后的重生,一定不是靠自我独立完成的,而是要融入到其他媒体的多重组合之中。
 
 
【金山《狂欢之夜》剧照】
 
      回顾20世纪,1905年是中国电影有记录的诞生日,前展到电影放映传入中国,后延至中国电影工业的完善、成熟,其步调与世界几乎同行,前后节奏不差十年。在此期间,中国电影业分别创造并完成了20世纪30年代、50年代和80年代三次辉煌。过去我们常常认为,评判任何一次电影运动的起伏,话语权一定是掌握在学者和史家手中的;但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电影进程中的每一步都离不开与受众的互动,甚至后者在某一时刻会起到推动性的作用。电影从来都不是单向度的,它喧嚣而不孤独,即便是沾染上娱乐圈的浮华,也不会去做一个苦思的独行者,这是其特性使然……
 
【《电影月报》创刊号封面】
 
      1949年之前,中国电影经历了一段市场化程度很高的时期,产业得到了最充分、最舒展、最蓬勃的发展。以老上海为例,广大受众积极地参与到电影业的建构当中,成为了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产业链在拥趸、粉丝们的热烈追捧下获得了极大的丰富,其中一种重要的副产品就是电影杂志和画报。纸媒在电影的胶片之外建立起了另一个世界,创造了另一种文化形态。一方面与电影工业共生共荣,相互影响渗透;另一方面手牵两头,在电影与受众之间建立起沟通的媒介和桥梁。因此,在我们今天回顾和研究电影的历史时,我们可以幸运地在两条途径里去寻找:影像里的电影和纸媒中的电影。
 
【《电声》第八卷第十期封面】
 
      在中国电影史浩瀚的研究成果中,我们常常会困惑于视野中的盲点,也会欣喜于再现的绿洲,这一五味杂陈的体会贯穿在我从2002年开始的《中国电影产业史》三年的写作过程中。“产业史”在十几年前是个新课题,所要面对的史料既需要重新梳理,又需要再度挖掘,困难重重。过后的某个春天,我在上海图书馆查阅到《电声》杂志,从1932年到1941年年底,出版了整整十年,当时如获至宝的心情不亚于写作当中的任何一次新发现。我在书中许多涉及电影史中人和事的结论都能从《电声》中得到进一步的认证,我的成就感又一次印证了胡适的那句名言:“大胆地设想,小心地求证。”
 
 【《联华画报》第八卷第四期《壮志凌云》】
 
      这部“纸媒中的电影”是一座“富矿”,取之不绝,不仅是产业、市场方面,而且对于电影史研究中尚属空白的娱乐史、技术史、教育史、交流史都是不可或缺的一手资料。刊物的创办人林泽苍,编辑梁心玺、范寄病,虽早已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但他们把对电影的理解和态度留在了《电声》里。在他们的办刊信仰里,电影是文化的,是专业的,同时也是娱乐的、消费的;他们与时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却鲜明地高举着业界良心的大旗。现在,大家都爱说“民国范儿”,到底是什么?见仁见智。要让我推荐老上海电影画报里的“民国”,《电声》始终都是不可多得的。

 
【《新华画报》第四年第一期】
 
      1921年,顾肯夫、陆洁、张光宇编辑的《影戏杂志》在上海创刊。陆洁首次将“director”译成“导演”,开一代之先河。随后,“story”被译成“故事本事”,“star”被译成“明星”……对于我这样一个从18岁起就进入电影学院,在几千部电影里泡大的人来说,“导演中心制”始终都是最值得推崇的。这里面既有专业层面的认知,也有对大师崇拜的情结。有鉴于此,我倍加珍视《影戏杂志》,更是记住了早已被边缘化的陆洁,他留下的《陆洁日记》不仅讲述了自己从《影戏杂志》到“大中华百合”“联华”“文华”的从影史,而且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以前中国电影产业的真实写照。
 
 
【韩兰根、刘继群《桃源春梦》剧照】
 
      由于本人的专长和偏好,1949年以前在上海成立的几大电影公司是我关注的重点。一般来说,当时稍具规模的制片公司都会出版自己的特刊,这些带有商业宣传性质的特刊构成了老上海电影画报的一大类。这类刊物的学术价值虽然有限,但观赏度很高,而且对于了解每家公司的影片、明星、导演以及宣传策略都颇具资料性的作用。因此,本丛书特别挑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明星特刊》《明星月报》《联华画报》和《新华画报》。以上就是这部“老上海电影画报”系列丛书的大致内容。我想,对于20世纪上半叶的上海以及曾经辉煌的电影业,《老上海电影画报》都是一份值得留存的记忆。
 
 
 【《新华画报》第一年第四期封面】
 

为你推荐

【网信文化】中国人生活美学

中国人生活美学。

【网信文化】伟大的马克思 理论清醒方

马克思伟大,因为马克思表达了人类多少世纪期待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过着美好幸福生活的愿望……马克思缔造的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并没有偏离人们的世代期待……

【网信文化】致敬2020 Salute 2020

2014年,我们开始策划出版“天津城市景观丛书”,到如今已经走过了五个年头。如果说最初的感动来自于作者对这座城市十年的坚守的话,那么后来的担当就是一种责任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