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1/04

02:33

来源:
网信天津

微信

新浪

【网信文化】晚清画报 Pictorials of the Late Qing Dynasty

  【《晚清画报》封面】

  1875年3月,美国基督教长老会教士范约翰主编的《小孩月报》在上海创刊,开启了晚清画报的序幕。此后,在1875年到1912年民国成立之前不足四十年的时间里,全国共出版各类画报近百种,而这样的成就是与其所处时代以及画报本身的特点密不可分的。晚清是中国社会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都处于剧烈的变化之中。西方的科学技术、风土人情、社会制度随着坚船利炮一同来到中国,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兴趣,也吸引着更多的有识之士。同时,西方列强也十分热衷宣传自己的文化,于是,集知识性、趣味性、普及性于一体的画报就应运而生了。

  【1909年农历十一月初五日《图画日报》】

  相较于单一的文字叙述,作为一种新兴媒介,画报凭借着以图像叙事为主、文字注释为辅的方式,将绘画与新闻时事、新知识、新理论、国民教育完美地结合起来,精彩地展现着政坛风云、奇闻异事、人物百态和社会风情,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清末读者的思想文化需求,从而受到了各个阶层的欢迎,并且逐渐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改变着人们的知识结构和生活方式。不仅如此,随着清王朝的衰落,画报,作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变革者开启民智、制造舆论的文化阵地。可以说,极具思想性的画报为清末社会的大变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儿童教育画》第4册】

  正因如此,晚清画报成为了近年来出版界瞩目的热点,出现了一系列相关著作。天津古籍出版社推出的这部《晚清画报》不仅顺应了当下画报出版的潮流,而且不落俗套,精心选择了十六种创刊于清末的稀见画报,以飨读者。其中包括:《画图新报》《飞影阁画报》《飞影阁士记画报》《飞影阁画册》《飞影阁士记画册》《飞影阁玉记画册》《飞云馆画册》《求是斋画报》《戊申全年画报》《舆论时事报图画》《神州五日画报》《儿童教育画》《图画日报》《民立画报》《新闻报馆画报》以及《图画灾民录》。其中除三种规模较小的画报见于他书以外,其余均为首次与读者见面。

  【《新闻报馆画报》与《飞影阁士记画册》封面】

  《画图新报》创刊于1880年5月,创办者即《小孩月报》的主编,美国传教士范约翰。《画图新报》初名《花图新报》,从第二年开始,更名为《画图新报》,到1913年出版第34卷后停刊,转年1月更名为《新民报》。《花图新报》以及《画图新报》包含图画、论说、教会近事、说教、科学常识、各类新闻、要紧告白、外文告白等栏目。每期第一页均为大幅的黄杨雕刻版插图,甚是精美,而报中所附的铜图也令当时的读者称奇赞叹。上海图书馆著名收藏家葛伯熙先生曾感叹说:“两者已不多见,《花图新报》尤属难得。”此次将《画图新报》完整出版,意义重大。

  【1892年农历五月《飞影阁画报》】

  1872年4月30日,英国商人美查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份近代报纸——《申报》。1884年5月8日,他为《申报》增加了一份画刊,绘印时事新闻,这就是著名的《点石斋画报》。它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近代画报进入了成熟阶段,而一股“画报热”也在19世纪末的中国悄然兴起。这其中受《点石斋画报》影响最大的,便是吴友如创办的《飞影阁画报》。吴友如是《点石斋画报》的缔造者之一,但六年后,或因画报备受限制,或因独立经营的愿望,吴友如最终在1890年9月创办了《飞影阁画报》。《飞影阁画报》延续着《点石斋画报》的风格,并且构图紧凑,层次清晰,形象逼真,享誉一时。

  【《儿童教育画》第3册】

  1893年5月,吴友如将《飞影阁画报》让给了画友周慕桥接办,自己转而创办了《飞影阁画册》,专画人物、鸟兽、花卉,而不再有时事新闻了。《飞影阁画报》出到了90期,从第91期开始,更名为《飞影阁士记画报》,开始由周慕桥一人绘制,共续出《飞影阁画报》43期。此后,周慕桥也效仿吴友如,将《飞影阁士记画报》改成了《飞影阁士记画册》,抛弃了时事新闻画,《飞影阁画报》的历史也就此终结。随着石印线装的衰落,以“点石斋”“飞影阁”为代表的传统画报被新形式所替代,不过其开拓的以图像报导时事、传播新知的模式却为20世纪初的画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890年农历九月《飞影阁画报》】

  1907年12月,浙商邵松权在上海创办了一份《时事报》,每日一份,附赠一页图画,绘有社会奇闻、花鸟和西洋科学。1909年4月,时事报馆因资金拮据而被苏松太道蔡乃煌收购,并入《舆论日报》,并更名为《舆论时事报》。同时,舆论时事报馆将1907年12月至1909年1月《时事报》每日的图画按照各省时事、本埠新闻、外国译闻等类别重新编排、销售。因其多是1908年(戊申年)的新闻报导,故称《戊申全年画报》。而新办的《舆论时事报》每日也附赠画报,名为《舆论时事报图画》,“专绘各省可惊、可喜、可讽、可劝之时事,言者无罪,阅者足戒,而劝善惩恶之意即寓于中矣”。

  【《飞影阁画报》与《飞云馆画册》封面】

  孙毓修编译的“童话丛书”是上海商务印书馆颇具影响力的儿童读物,而同一时期由戴克敦、高凤谦编纂的《儿童教育画》同样十分畅销,只是知名度稍逊一筹。《儿童教育画》创刊于1909年1月,终刊于1925年2月,立足于学前教育,图画清晰,色彩鲜艳。1911年8月,安徽北部遭受洪灾,上海《新闻报》董事长福开森发起赈济,并创办了一份《图画灾民录》,以激励人们伸出援助之手。该画报十幅图一环扣一环,匠心独运,弥足珍贵。此次《晚清画报》的出版将对新闻出版史、近代史、艺术史、大众文化等多方面的研究以及当代人深入了解清末社会、重温往日生活发挥巨大的推动作用。

  【《儿童教育画》第15册封面】

【网信文化】晚清画报 Pictorials of the Late Qing Dynasty

2019 14:33来源:网信天津

  【《晚清画报》封面】

  1875年3月,美国基督教长老会教士范约翰主编的《小孩月报》在上海创刊,开启了晚清画报的序幕。此后,在1875年到1912年民国成立之前不足四十年的时间里,全国共出版各类画报近百种,而这样的成就是与其所处时代以及画报本身的特点密不可分的。晚清是中国社会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都处于剧烈的变化之中。西方的科学技术、风土人情、社会制度随着坚船利炮一同来到中国,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兴趣,也吸引着更多的有识之士。同时,西方列强也十分热衷宣传自己的文化,于是,集知识性、趣味性、普及性于一体的画报就应运而生了。

  【1909年农历十一月初五日《图画日报》】

  相较于单一的文字叙述,作为一种新兴媒介,画报凭借着以图像叙事为主、文字注释为辅的方式,将绘画与新闻时事、新知识、新理论、国民教育完美地结合起来,精彩地展现着政坛风云、奇闻异事、人物百态和社会风情,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清末读者的思想文化需求,从而受到了各个阶层的欢迎,并且逐渐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改变着人们的知识结构和生活方式。不仅如此,随着清王朝的衰落,画报,作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变革者开启民智、制造舆论的文化阵地。可以说,极具思想性的画报为清末社会的大变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儿童教育画》第4册】

  正因如此,晚清画报成为了近年来出版界瞩目的热点,出现了一系列相关著作。天津古籍出版社推出的这部《晚清画报》不仅顺应了当下画报出版的潮流,而且不落俗套,精心选择了十六种创刊于清末的稀见画报,以飨读者。其中包括:《画图新报》《飞影阁画报》《飞影阁士记画报》《飞影阁画册》《飞影阁士记画册》《飞影阁玉记画册》《飞云馆画册》《求是斋画报》《戊申全年画报》《舆论时事报图画》《神州五日画报》《儿童教育画》《图画日报》《民立画报》《新闻报馆画报》以及《图画灾民录》。其中除三种规模较小的画报见于他书以外,其余均为首次与读者见面。

  【《新闻报馆画报》与《飞影阁士记画册》封面】

  《画图新报》创刊于1880年5月,创办者即《小孩月报》的主编,美国传教士范约翰。《画图新报》初名《花图新报》,从第二年开始,更名为《画图新报》,到1913年出版第34卷后停刊,转年1月更名为《新民报》。《花图新报》以及《画图新报》包含图画、论说、教会近事、说教、科学常识、各类新闻、要紧告白、外文告白等栏目。每期第一页均为大幅的黄杨雕刻版插图,甚是精美,而报中所附的铜图也令当时的读者称奇赞叹。上海图书馆著名收藏家葛伯熙先生曾感叹说:“两者已不多见,《花图新报》尤属难得。”此次将《画图新报》完整出版,意义重大。

  【1892年农历五月《飞影阁画报》】

  1872年4月30日,英国商人美查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份近代报纸——《申报》。1884年5月8日,他为《申报》增加了一份画刊,绘印时事新闻,这就是著名的《点石斋画报》。它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近代画报进入了成熟阶段,而一股“画报热”也在19世纪末的中国悄然兴起。这其中受《点石斋画报》影响最大的,便是吴友如创办的《飞影阁画报》。吴友如是《点石斋画报》的缔造者之一,但六年后,或因画报备受限制,或因独立经营的愿望,吴友如最终在1890年9月创办了《飞影阁画报》。《飞影阁画报》延续着《点石斋画报》的风格,并且构图紧凑,层次清晰,形象逼真,享誉一时。

  【《儿童教育画》第3册】

  1893年5月,吴友如将《飞影阁画报》让给了画友周慕桥接办,自己转而创办了《飞影阁画册》,专画人物、鸟兽、花卉,而不再有时事新闻了。《飞影阁画报》出到了90期,从第91期开始,更名为《飞影阁士记画报》,开始由周慕桥一人绘制,共续出《飞影阁画报》43期。此后,周慕桥也效仿吴友如,将《飞影阁士记画报》改成了《飞影阁士记画册》,抛弃了时事新闻画,《飞影阁画报》的历史也就此终结。随着石印线装的衰落,以“点石斋”“飞影阁”为代表的传统画报被新形式所替代,不过其开拓的以图像报导时事、传播新知的模式却为20世纪初的画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890年农历九月《飞影阁画报》】

  1907年12月,浙商邵松权在上海创办了一份《时事报》,每日一份,附赠一页图画,绘有社会奇闻、花鸟和西洋科学。1909年4月,时事报馆因资金拮据而被苏松太道蔡乃煌收购,并入《舆论日报》,并更名为《舆论时事报》。同时,舆论时事报馆将1907年12月至1909年1月《时事报》每日的图画按照各省时事、本埠新闻、外国译闻等类别重新编排、销售。因其多是1908年(戊申年)的新闻报导,故称《戊申全年画报》。而新办的《舆论时事报》每日也附赠画报,名为《舆论时事报图画》,“专绘各省可惊、可喜、可讽、可劝之时事,言者无罪,阅者足戒,而劝善惩恶之意即寓于中矣”。

  【《飞影阁画报》与《飞云馆画册》封面】

  孙毓修编译的“童话丛书”是上海商务印书馆颇具影响力的儿童读物,而同一时期由戴克敦、高凤谦编纂的《儿童教育画》同样十分畅销,只是知名度稍逊一筹。《儿童教育画》创刊于1909年1月,终刊于1925年2月,立足于学前教育,图画清晰,色彩鲜艳。1911年8月,安徽北部遭受洪灾,上海《新闻报》董事长福开森发起赈济,并创办了一份《图画灾民录》,以激励人们伸出援助之手。该画报十幅图一环扣一环,匠心独运,弥足珍贵。此次《晚清画报》的出版将对新闻出版史、近代史、艺术史、大众文化等多方面的研究以及当代人深入了解清末社会、重温往日生活发挥巨大的推动作用。

  【《儿童教育画》第15册封面】

为你推荐

【网信文化】退思斋诗文存

【网信文化】退思斋诗文存。

【网信文化】天津市档案馆 Tianjin Mu

天津市档案馆 Tianjin Municipal Archives。

【网信文化】邀你到法老的国度去看木乃

邀你到法老的国度去看木乃伊。